当前位置: 主页 > 乒乓球羽毛球 > 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养老新模式内容

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养老新模式

2019-10-06 04:10 作者:本站作者 来源:网络整理 次阅读

  2018年末,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49亿人,预计到2030年,60岁以上老人将达到3.5亿。全面进入老龄化甚至重度老龄化,成为我国不得不面临的重要挑战。

  我国的老龄化进程,与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进程在时间上基本上是同步的,重度老龄化将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实现的时代背景之一。因此,构建符合中国国情的养老服务体系,成为各级党委政府和全社会的紧迫任务。

  如何抓住战略窗口期,完善法律法规和相关的制度政策框架,构建起符合中国国情的养老服务体系,为应对老龄化社会做好积极的准备?6月14日,全国政协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委员、专家、学者和国家相关部委负责人齐聚一堂,围绕“构建居家社区机构‘三位一体’的养老服务体系”议题互动交流,共商养老大计。

  破解“哑铃型”与“橄榄型”之困

  为开好这次双周协商座谈会,3月至4月,全国政协副主席李斌、何维分别率队,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调研组先后赴北京、湖北两地开展了专题调研,并通过书面形式了解江苏等省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情况。民建中央也开展了相关调研。

  在调研中,委员们发现,我国养老服务供给呈现“哑铃型”特征,即追求经济效益的市场化机构提供的高端服务和政府兜底的敬老院提供的低端服务多,普通老年人消费得起、质量

  有保证的中档服务不足;而养老服务需求呈现“橄榄型”特征,即高端和低端需求少,对基本生活照料和康复护理的中档需求多。

  “这反映出市场的结构性失衡,即总体床位数不足与高空置率并存,老人难以承担机构养老费用和机构盈利难并存。”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民建中央专职副主席兼秘书长李世杰认为,要解决这一问题,居家社区养老必须发挥应有的作用。

  在委员们看来,“三位一体”的养老服务体系中,居家养老处于基础地位,家庭成员是照顾老年人的主体。因此,要通过个税减免、困难家庭补助等形式,对家庭成员照顾老人给予政策支持。同时,要弘扬“孝亲敬老”的传统美德,教育引导人们自觉承担家庭责任,发挥家庭在老年人生活照料和精神慰藉等方面不可替代的作用。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刘红宇提出了适老化改造问题。“目前各级政府还很少有出台针对居家养老的国家标准、规范以及鼓励措施,社会上也普遍缺乏对家庭进行适老化改造的意识,建议民政部和财政部研究出台适老化改造的国家标准、设计规范,并通过包括税收在内的优惠政策鼓励支持引导推广适老化改造。”

  “推进居家社区机构养老‘三位一体’融合发展,关键是要发挥好社区养老的枢纽作用。”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主席任亚平认为,应明确和压实社区在提供养老服务方面的基本责任,培育扶持专业化、品牌化、连锁化养老服务机构开展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整合社区卫生、养老服务资源,为居家老人提供连续性的医疗和养老服务。

  全国政协常委、致公党中央副主席、上海市委会主委张恩迪提出以社区嵌入式养老为基点,链接机构和居家养老服务,形成养老服务骨干网。这一观点得到了全国政协委员、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非的支持。“发展社区嵌入式养老是构建居家、社区、机构‘三位一体’养老服务体系的重要抓手,但目前还存在一些现实问题,比如单体面积难以满足、地方采购服务项目往往一年一签、不能和养老机构一样享受建设和运营补贴等,希望民政部门和财政部门能给予更多政策支持。”

  关于发展适应多层次需求的养老机构,全国政协常委,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王会生有自己的想法。“应加快建设护理型养老机构,发挥养老机构集中照料失能老年人的支撑作用。目前多数养老机构提供日常生活照料服务,预防保健、康复及护理等服务欠缺,医、养功能衔接不顺畅。建议充分利用现有医疗资源,引入社会资本,支持更多有条件的一级、二级医院转型为护理院,在政策、土地、税收等方面给予支持。”

  说到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就不能不提医养结合。除了逐步建立完善的包含健康教育、预防保健、疾病诊治、康复护理、长期照护、安宁疗护等覆盖城乡、综合连续的老年健康服务体系,委员们还就加强医养结合机构与社区、居家养老的合作与衔接提出了意见建议。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医院院长王建业表示,整合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老年健康管理工作构建以社区为支撑的家庭养老体系是目前医养结合工作的重中之重,也是解决中国数亿老年人医养结合的主要途径。为此,应完善基层投入和激励机制,保障和调动基层医护人员开展居家社区医养结合服务。

推荐阅读: